刘满平:融资难 世界性难题的中国式应对之道

点击数:69592014-08-25 00:00:00 来源: 中国准上市公司研究院|佛山上市培育基地|企业上市培育辅导就找中准院_官网

新闻摘要: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世界性难题,在我国则又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既有宏观经济因素又有微观运行问题,既有金融市场因素又有体制机制性因素。因此,解决问题,需要从企业自身、政府和银行等多方面来考虑......


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世界性难题,在我国则又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既有宏观经济因素又有微观运行问题,既有金融市场因素又有体制机制性因素。因此,解决问题,需要从企业自身、政府和银行等多方面来考虑。而提高企业综合竞争力和信用度,是最根本的途径。同时,需加快建立守信激励失信惩戒机制,健全相应的担保机构风险防范和分担机制。政府可考虑组建独立的中小企业管理机构,逐年增加专项资金和担保风险补偿基金的财政投入。

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世界各国面对的共同难题。这是由中小企业的特性和现代商业银行的本质决定的。
  经营风险大、不确定性大、破产率高是中小企业与生俱来的缺陷。规模小,决定了固定成本可分摊性弱,规范信息的成本支出不经济,难以提供规范和标准信息以供决策判断;而财务不透明,财务信息核算和披露机制不规范和健全,也无法正确地判断财务状况;通常,中小企业信息收集、调研、分析、决策的费用是大企业费用(按单位计价)的6至8倍。但横向对比,我国有66%的中小企业面临融资困难,而欧盟国家的比例为13%,说明我国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更严重,更为突出,其成因既有全球共性,又带有我国的特性。比如,经济发展阶段决定现阶段融资需求巨大,资金成本过高;金融市场管制导致资金需求过度旺盛,风险溢价上升,“加成率”过高;金融市场体系不健全、不合理,融资渠道狭窄;社会征信系统不完善,部分中小企业信用缺失,以至银企关系恶劣等等。
  理论上,社会上可贷资金的成本可用贷款利率来衡量,贷款利率至少包含银行基准利率、各种风险溢价和“加成率”三个构成部分。我国金融市场还不成熟,有效的市场价格机制还没有形成,政府对市场管制及干预随处可见。与此同时,我国金融市场又是个相对垄断竞争的市场,资金定价主动权在国有银行这样的金融机构手中。在利益驱动下,“加成率”被抬高,金融机构利润畸高。据中国企业联合会《2013中国500强企业发展报告》,工、农、中、建、交五家商业银行的平均利润率高达23.6%;其利润占中国500强企业利润总额的35.6%。据美国《财富》杂志报告称,9家上榜中国商业银行利润率均在20%以上。其他许多金融机构的情况也大同小异。



我国中小企业外源融资最主要的渠道是银行贷款、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但银行体系结构不合理,层次不分明。少数国有商业银行处于垄断地位,现有的股份制银行和地方性金融机构不仅数量有限,且与国有银行业务趋同,市场趋同,没有制定出合理的市场定位战略,金融体系中缺乏与国有大银行搭配合理的区域性和地方性金融机构,中小企业难以得到有力的金融支持。由于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条件较高,一般中小企业很难达到上市和发行条件。即使号称为中小企业服务的创业板,也主要为高科技企业提供融资渠道。另外,社会中介服务体系不健全,缺少专门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的专业机构和担保机构。截至2009 年底,全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为5547 户,担保贷款额仅占全国中小企业贷款余额的7.5%,近些年随着国家对担保行业的治理整顿,担保机构和担保贷款额增速均有所放缓。
  因为信用观念淡薄,造成金融机构与中小企业关系恶化,进而对中小企业“恐贷”,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一些企业不是没有能力偿还贷款,而是因为试图用所占用的资金去投资获得更多利益,使得金融机构的应收账款和不良贷款增加。另一方面,一些企业对违反诚信经营的行为高度容忍,借了金融机构的贷款不按时归还。有些中小企业为应对银行、财政、税务,大搞虚假行为,准备两套或三套账。为防范风险,金融机构在为中小企业发放贷款时,不得不要求中小企业支付账户管理费、融资顾问费、承诺费、信息咨询费、业务手续费等其他融资费用,最终导致融资成本上升。
综上,我国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成因非常复杂,既有宏观经济因素又有微观运行问题,既有金融市场因素又有体制机制性因素。因此,要缓解我国小企业融资难困境,需要从企业自身、政府和银行等多方面来考虑。

  无疑,提高企业自身的综合竞争力和信用度,是最根本的途径。中小企业应转换企业经营机制,强化内部管理,健全各项管理制度,提高管理水平。着力提高企业管理者和员工的素质,调整自身的知识结构,满足现代管理的需要;制定正确的经营战略,培育名牌产品,特色产品,从本质上增强自身的市场竞争能力。在加强财务制度建设上,需树立良好信用观念意识。在向现代企业转变的过程中,尤其要建立规范,透明,真实反映中小企业状况的财务制度,定期向利益相关者提供全面准确的财务数据,以减少交易双方信息的不对称。



从政府角度看,应充分发挥政策扶持和制度保障的作用。财政直接支持方面,可参考美国、日本经验,组建独立的中小企业管理机构,向中小企业提供财政资金支持,逐年增加对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和担保风险补偿基金的财政投入。税收支持方面,建议降低享受优惠税率的门槛,扩大小企业税收优惠范围,并对创新小企业在创业阶段寄予更大的税收优惠。间接信贷支持方面,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适度放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条件,积极发展民营银行与互助银行,也可开办一些数量的政策性银行,专门为中小企业融资服务。法律法规方面,建议将《中小企业促进法》修改为《中小企业法》,给予中小企业在市场竞争环境中生存和发展的平等地位,理顺管理体制。同时,尽快制定针对中小企业银行贷款、中小企业担保、中小企业投资基金等方面的配套办法。
  同时,加快建立中小企业守信激励失信惩戒机制,健全中小企业担保机构风险防范和分担机制。通过信用等级评估,将各中小企业按信用等级分类,建立企业信用黑名单制度,将不守信用企业在各类媒介中曝光,加强新闻媒体监督。创造条件扶持一批经营业绩好,制度健全,管理规范的担保机构,通过建立制定担保公司的保险制度,有效化解担保机构的经营风险。 
  站在银行角度看,需要真正完成从“存款立行”向“贷款立行”观念转变,可根据中小企业的特点展开信贷制度和产品的创新,推出适合中小企业需求的信贷产品。在加速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前提下,按风险收益对称原则赋予商业银行对不同风险等级的贷款收取不同水平利率的决策权力,提高商业银行对中小企业的定价能力。当然,还需清理整顿贷款过程中的不合理收费,直接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宏观经济评论员)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